观音文化 佛教文化 邢台历史 邢台文化

佛教中的“天文学家”

佛教文化 时间:2019-04-15 15:24 点击: 作者:张编辑
[导读]佛教中的“天文学家”。

      中国是世界上天文学起步最早、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天文学也是中国古代最发达的四门自然科学之一,其他包括农学、医学和数学,天文学方面屡有革新的优良历法、令人惊羡的发明创造、卓有见识的宇宙观等,在世界天文学发展史上,无不占据重要的地位。

      从古代至现在的天文学家数不胜数,而在佛教也有着一位著名的天文学家,这位受到国内外佛教界尊崇的法师,不但在佛学方面有很高的成就,成一家之言,而且在我国天文历法方面作出了杰出的贡献,这位天文学家则是一行法师。一行法师,本名张遂,魏州昌乐(今河南省南乐)人,主持修编新历、最主要的成就是编制《大衍历》。他在制造天文仪器、观测天象和主持天文大地测量方面有重大贡献。张遂的曾祖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功臣、襄州都督、郯国公张公谨。其父张擅为武功县令。张氏家族在武则天时代已经衰微。张遂自幼关中,刻苦学习历象和阴阳五行之学。青年时代即以学识渊博闻名于长安。为避开武则天侄的纠缠,剃度为僧,取名一行。先后在嵩山、天台山、当阳山学习释教经典和天文数学。曾翻译过多种印度佛经,后成为佛教一派——密宗的领袖。

 

      制造黄道游仪

      黄道游仪的发明人为唐代天文仪器制造家、画家梁令瓒,梁令瓒时任率府兵曹参军,是天文业余爱好者。他仔细研究了前人所制天文仪器,经过试验、比较,按自己的设想,绘制了图样,又用木料制成模型,即黄道游仪,经过常规演示,甚为精密。唐玄宗派一行法师和梁令瓒主持,铸成金属黄道游仪。开元九年(公元721年)铸造,于开元十一年(公元723年)完成。这架仪器的黄道不是固定的,可以在赤道上移位,以符合岁差现象(当时认为岁差是黄道沿赤道西退,实则相反)。用它测量28宿距天球极北的度数,在世界上第一次发现了恒星位置变动的现象,比欧洲要早约1000年。黄道游仪的成功,解决了无由测候的矛盾。

 

      制造水运浑天仪

      后来,一行法师和梁令瓒等又设计制造水运浑象。这个以水力推动而运转的浑象,附有报时装置,可以自动报时,称为“水运浑天”或“开元水运浑天俯视图”。水运浑天仪是一具依靠水力而使其运转,能模仿天体运行的仪器,并可以测定时间。这个浑天仪改进了汉代科学家张衡的设计,注水激轮,令其自转,昼夜一周,除了表现星宿的运动以外,还能表现日升月落,当然比张衡的水运浑象仪更加精巧、复杂了。所以,当水运浑天仪造成之后,置于武成殿前,文武百僚观看后,无不为其制作精妙,测定朔望、报告时辰准确而叹服,共称其妙。我国古代的计时器,叫做刻漏,是让水以均衡的速度滴出,看水量的多少,就可以知道时间的早晚。这种计时器不靠机械转动,不是真正的钟。一行法师和梁令攒制造的水运浑仪才是一种惊人的天文钟。它既能表示天象,又能计时。它的制作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

 

      世界上第一次子午线测量

      子午线,又叫作经线,和纬线一样是人类为度量方便而假设出来的辅助线,为地球表面连接南极和北极的半圆弧。任意两根子午线的长度都是相等的,指示南北方向,且在南极和北极相交。每一根子午线都有数值与它相对应,这个数值就是经度。一行法师受诏改历后组织发起了一次大规模的天文大地测量工作。这次测量,用实测数据彻底地否定了历史上的“日影一寸,地差千里”的错误理论,提供了相当精确的地球子午线一度弧的长度。

       “日影一寸,地差千里”曾是中国天文史上的一个重要观点,也就是说,同一经线上的南北两个地方,在夏至这一天的中午,测得的日影长度相差一寸,那么就说明两地相距一千里。这个被很多数学、天文著作都视为权威的观点,其实一直萦绕着怀疑的声音。隋代刘焯曾向炀帝建议一次大规模的天文测量,只可惜这一愿望未能实现。一行法师行利用黄道游仪、水运浑天仪等大型天文观测仪器和演示仪器在全国13个测量点进行测量子午线上每一弧度的长度。整个测量工作得出的结论是:北极高度相差1度,南北距离就相差351里80步,这就是子午线1度的长度,折合为现今的度量单位为131.3千米。对比现代科技计算出的子午线1度为111.2千米,虽然有20千米的误差,但这是世界上首次对子午线的测量记录,有非常宝贵的科研价值。此次测量也证明了“日影一寸,地差千里”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制定《大衍历》

      一行法师于开元十三年(公元725年)开始制定新历,取名《大衍历》。四十四岁时,一行法师被唐玄宗请到京都长安做顾问。他在长安生活了十年,主要从事天文、历法的研究工作,并取得了卓越的成就。在长安时,他奉命制定《大衍历》。这是一部先进的历法,分成七篇,包括平朔望和平气,七十二候,太阳和月球每天的位置和运动,每天见到的星象和昼夜时刻,日食、月食和五大行星的位置。经过检验,《大衍历》比唐代已有的其他历法都更精密。开元二十一年传入日本,行用近百年。中国古代历法从东汉《四分历》开始,就有各节气初日晷影长度和太阳去极度的观测记录,漏刻、晷影成为古代历法的重要计算项目。隋朝刘焯发明二次等间距插值法之后,李淳风首先将二次插值法引入到漏刻计算中,由每气初日的漏刻、晷影长度数求改气各日的漏刻、晷影数。《大衍历》在中国历法史上所具有的承上启下的历史地位,它一面终结了数条纠葛百年的历争内容,一方面又奠立了后代历法的基本模型。标志着我国古代历法体系走向了成熟。一行法师作为佛教高僧,传承胎藏和金刚两大部密法,在密宗史上的作用,不只系统组织密教的教义教规,也把两大部融合起来;作为天文学家,在中国天文学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集高僧与天文学家于一身这个特殊身份,后人为了纪念他,把一颗小行星命名为“一行小行星”。

    责任编辑:张编辑

    精彩评论

    网站首页 | 资讯 | 佛学 | 文化 | 活动 | 结缘 | 协会 | 故事 | 图集 | 帮助中心

    地址:河北省邢台市高开区黄屯新村155号 QQ群 225855724 QQ群 225855724 67658337 90931771 邮编:054001

    电话:0319-3066161(3673846) (7356299) 传真:0319-3673312 监督电话:0319-3682705

    投稿信箱:xtfojiao@163.com ( QQ邮箱:200567111@qq.com )

    本站是非营利性网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犯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09 - 2016 www.xtfj.org 主办单位:邢台市佛教协会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21023号-1  邢公备13050202005129 技术支持:邢台佛教

    电脑版 | 移动版 |

    弘扬佛法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