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文化 佛教文化 邢台历史 邢台文化

六朝小说中的观音信仰(四)

观音文化 时间:2018-01-12 15:54 点击: 作者:慧宇
[导读] 宗教传说的弘传和写作以宣扬,启发信仰为目的,做为文学作品,其重要特征就是要“征实”,让读者相信实有其事,从而带来了写作上的一系列特点。


 
    宗教传说的弘传和写作以宣扬,启发信仰为目的,做为文学作品,其重要特征就是要“征实”,让读者相信实有其事,从而带来了写作上的一系列特点。这反映了当时这一类小说作品的特征,对后来小说的发展也造成了长远影响。

    为了得到“征实”的效果,这些观音传说在结构上都没有脱离事实的框架。就是说,故事是被当做真人实事来叙述的。这当然也反映了传说和记录故事的人还没有自觉地进行艺术创作的观念。这种情况也是当时小说发展的实际水平决定的。鲁迅说唐人“始有意为小说”20[20],在那以前,志怪小说还没有和神话传说相脱离,对于佛、道二教的作品来说,更没有和宗教宣传的功利目的相脱离。在这种状况下,宣扬观音灵验的故事,本是宗教幻想甚或是为宣教而涅造的产物,却也要当做事实来叙述。因为信仰是靠对所宣扬的一切的坚定信心来树立和维护的,只有让人们相信为事实才能吸引他们,使他们相信。而这又与中土人士的思维特点密切相关。中华民族在传统上即不耽于玄想,不易接受超经验的事物,是重实际、重经验的。中土的宗教,无论是本土的,还是传入的,都体现这样的思维特征。因而宗教传说采用事实的框架,不仅是宣教的需要,也是宗教幻想表现于中土思维的结果。而从小说创作角度看,这则成为六朝宗教传说的独特的构思方式。这种构思方式 向更为复杂的方向发展,成为以后小说的重要创作方法之一。例如,后来兴盛发达的历史小说,虽是出于艺术创作,也被当做真实历史来描写;就是许多一般的作品 也往往要构拟一个事实的背景。那些观音传说的“事实框架”,又不只是某时、某地、某人的真实的背景,而且把灵验的“事”也表现为真实的。即是说,除了“灵 验”本身之外,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都被描述为实事。(就是“灵验”本身,在非信仰者看来,是虚构或谎言;但当事者和传说者也应是信以为真的。这里有宗教心理学、宗教社会学的许多问题,值得探讨。)这样一来,传说者、记录者们也就十分注意描绘现实生活的真实;为了突出救济的急需,则要着力表现危难的严重,他 们也就要从现实中提炼出触目惊心的情节,力求打动人心。作为宗教宣传,当然是越为真切,越是能得到人们的信服。因而这种征实的努力,在有意无意之间造成了作品的突出的现实性,并且形成了艺术表现上的独特的方式和技巧。

    传说既被当做事实来叙述,又以“起信”的宣传为目的,传说者的艺术创作的自觉 也就很淡薄了。这就是前面已提到的无所谓“著作权”,相互抄摄的问题。但既然为了取得“征实”的效果,就要记录传说来源及其过程,往往要说到灵验故事发生在某时、某地,为某人亲历或亲闻,又某人所传等等;还有时传说者就是当事人。这样一来,叙述的主体又或隐或显地存在着。就是说,做为文艺创作的特征的主观审美评价也就流露了出来。就宗教宣传来说,这可以减少传说与接受者、读者的距离;做为小说,则是作者主观表现的一个方式。这种情况与同一时期编成的其它小说如《西京杂记》相似,在后书里也同样明确记述了事件的传说者如鞠道龙“说古时事”,或贾佩兰“说在宫内时事”等[22]。这样的说明从传说者主观上讲主要是要表明传承有据,但同时也清楚地透露出他们的坚定的信仰心,并在力图把信仰传达给接受者。

    由于“征实”的要求,这些作品留给传说者、记述者发挥创作才能的天地是狭小的,作品的创作个性也必然很淡薄。但宗教作品又确实需要那种震摄心神的感染力。越是到后来,这样的自觉也越加明晰。例如陆杲,在他记述故事时就经常对刘义庆的《宣验记》提出批评。如《释法纯道人》条最后说:“临川康王《宣验记》又载竺慧庆、释道听、康兹、顾迈、俞久(鲁迅《古小 说钧沉》所辑《宣验记》作“俞文”)、徐广等遭风,杲谓事不及此,故不取。”类似的说明还有几处。所谓“事不及此”,即是说所述事件缺乏那种足以打动人心的神奇感。这也就表明,当时的传说者、记述者所追求的不在艺术上的修饰,而主要着重于“事”的奇异惊人,即是要求有不同凡响的情节,构造出神奇的故事。这样,今天来分析这些传说,一方面会认为它们相当简单和公式化,因为全部故事都限制在灾难──皈心──得救的框子里;但另一方面,在这情节的呆板的框架里,传说者为了造成强烈的效果,又要在构造细节上发挥想像力,在简单、公式化的结构中努力创造出不一般的故事。这其中,关键的“灵验”情节本来就是出于虚构 的,全部结构中的这一部份特别留下了充份的想像空间。例如前已述及的《高荀》事:

    高荀,荥阳人也,居北谯中,惟自横忿。荀年五十,□吏政不平,乃杀官长,又射二千石。因被坎,辄锁颈,内土硎中。同系有数人,共语曰:“当何计免死?”或曰:“汝不闻西方有无量佛国,有观世音菩萨,救人有急难归依者,无不解脱。”荀即悚惕,起诚念,一心精至,昼夜不息。因发愿曰:“我若得脱,当起五层塔供养众僧。”经三、四日,便钳锁自脱。至后日,出市杀之,都不见有钳锁。监司问故,荀其以事对。监司骂曰:“若神能助汝,破颈不断则好。”及至斩之,刀下即折。一市大惊,所聚共视。于是须令绞杀,绳又等断。监司方 信神力,具以事启,得原。荀竟起塔供僧,果其誓愿。

    这个传说起源很早,流传亦广,已见刘义庆《宣验记》。陆书亦有注曰:

    郭缘生《述征记》云:高荀寺在京县,晋太元中造。荀乃自卖身及妻子以起之。戴祚记亦道如此之。

    从这个注可知,传说里还有“卖身”等情节,但为陆杲所未取;而陆书所述“无量佛国”等净土教义内容,则应是传说过程中掺入的。这都表明故事在传说中不断 被改造。陆书中的情节着力于突出得救的神奇:不但枷锁自落,而且斫则刀折,绞则绳断,这是把灵验故事的几个典型情节集中到一起了。陆书中的这种选择、组合情节的办法艺术上如何评价该当别论,这里典型地显示了观音传说的一个特点,就是在征实的基础上追求情节的神奇不凡。虽然这些故事大都十分简单,从今天看表 现上也相当幼稚,那神奇的情节对当时的民众一定是有巨大感染力的。而从小说发展史上看,如此追求情节的神奇也显现为这些传说的突出特点,对小说史的发展也 是影响深远的。

    责任编辑:慧宇

    精彩评论

    网站首页 | 资讯 | 佛学 | 文化 | 活动 | 结缘 | 协会 | 故事 | 图集 | 帮助中心

    地址:河北省邢台市高开区黄屯新村155号 QQ群 225855724 QQ群 225855724 67658337 90931771 邮编:054001

    电话:0319-3066161(3673846) (7356299) 传真:0319-3673312 监督电话:0319-3682705

    投稿信箱:xtfojiao@163.com ( QQ邮箱:200567111@qq.com )

    本站是非营利性网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犯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09 - 2016 www.xtfj.org 主办单位:邢台市佛教协会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21023号-1  邢公备13050202005129 技术支持:邢台佛教

    电脑版 | 移动版 |

    弘扬佛法 扫描关注